网络占卜涌动,迷信不只是老年人的“专利”

2019-12-01 18:50:29 4852 4852

不要认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年来,在各种算命应用和网站上注册的年轻人数量急剧增加。占星术语如“倒水”已经变得非常流行。

越来越多的流浪青年加入了网络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的热门公式声称能够“治愈你,停止痛苦”。

95后为80后“安排”生活。

最近,一名通过直播平台算命的年轻“大师”被捕。

2018年上半年,80后李某密切关注高某,一位现场分享风水观点的“大师”。这位大师只有20多岁,但他有“神奇的力量”——算命、算命、驱鬼、运输和活死人。意识到自己运气不好的李某被吸引了。

李某很快向主人敞开了心扉。高师傅把她的厄运解释为“祖先的灵魂跟随”。她通过现场直播向李某背诵了一段咒语,并建议她在家牺牲一幅水墨画来改善风水和调整命运。

为了有效地转让这幅画,必须从大师那里购买。一幅画价值3888.88元。事实上,这幅画是在淘宝上买的,邮寄到50元。

在过去的三年里,高某还利用直播平台结识了另外三个人,并以驱鬼的名义骗取了他们3万多元、5,400元和8,600元,索要签名和睁开眼睛。高被捕后承认,她只是模仿别人的算命,咒语是她自己施的。“转移水墨画”实际上是在网上购买的印刷品。

根据半月形记者进行的调查,占卜的习俗继续在年轻人中传播。一些流行的占卜微信公众号拥有数百万粉丝。一些年轻人早上睁开眼睛,在安排一天的活动前检查他们的运气和日历。

看到市场的强劲需求,一些前占卜者也改变了自己,在购买在线课程和阅读了几本相关书籍后自称为“大师”,并开始“治愈”其他人。

甚至在一些地方,也形成了“学生计数、学生计数、传销和水晶销售”的氛围。算命师赋予水晶“运输、通灵、守护”的功能。它在一些大学生中需求量很大,通常与占卜等咨询服务一起出售。

在一些高年级学生的朋友圈子里,记者发现了“代理费500元下降到299元”、“每周回扣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费”等涉嫌传销的说法。

当被问及如何担任crystal的代理时,一名学生代理回答说:“先支付代理费。”如果你有资源,你可以直接晋升到二级机构。否则,我将从第三级代理开始,并成为我的离线”。

教母每年都会“挖”出一间套房。

根据调查,一些占卜者是心理学学生或毕业生,一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钱来得快”。以塔罗牌占卜为例。回答一个问题要花68元钱。这还不包括销售“能量晶体”和“排斥水的逆”喷雾、替代“调频、练习、通灵”和更昂贵的服务(如一对一占卜教学)的收入。

一个网民和占卜者对话的截图

当算命师聚集在一起时,知识支付和其他内容的浪潮催生了越来越多的垂直占卜应用和培育算命师的民间培训机构。

“门槛很低,越来越多的人就业...上帝的妻子每年都会从套房里“挖”出来。执业医师俞某表示,除了少数几起巨额诈骗案被公安机关“盯上”外,其他大部分纠纷都无人过问。

-创建一组完美的人,并从粉丝那里购买虚假反馈。

占卜者非常清楚,提高可信度和信任度是引导占卜者下订单的关键因素。为了扩大客户覆盖面,算命师在微博上购买粉丝和微信号来制造影响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擅长直播平台、帖子和社交网络评论领域、自我宣传和拓展客户。

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开店”。许多淘宝商店算命师的月销售额可以达到4000到5000英镑。微博平台拥有大量拥有10多万粉丝的算命师。

占卜是免费的。如果你愿意,不要停止付钱。

新一代算命师的“常规”并不新鲜。“它们通过预测不祥的事件来唤起你的恐惧。当你问‘如何解决’它时,你要么卖掉你的法宝,要么给你‘练习’并变相收费。”余说。

——同意帮我预测未来,把钱给化为乌有。

"当我得到这个组合时,有矛盾的说法."90后发问者童某说。向算命先生指出后,对方非常愤怒,指责她“不诚实”,然后勒索她的微信,这样钱就不会被退还。

许多算命师非常擅长使用“语言技巧”在交流中相互理解和获得信任。“这让我觉得我非常了解自己,并帮助我缓解不好的情绪。我知道还有人在微信上占卜时会哭。”网民楠溪江说。

也有男性算命师使用微信骚扰算命师、发送淫秽笑话或与他们见面。

当面对这些情况时,没有社交经验的年轻占星家除了去朋友圈发布“截图”之外别无选择。

不要让占卜成为年轻人成长的杂七杂八的地方。

“无论是小节目、应用还是直播平台,从事商业服务都必须是合法的市场主体,否则就是非法的。”天津社会科学院法学院副研究员刘宋智说。

一些占卜网站和微信链接也安装了“后门”程序来作弊,或者通过微信敛财后逃跑,这两种行为都是非法行为。

为什么它是非法的,但没有监督?专家表示,目前各方都没有足够的监督,如现场占卜。视频平台不仅要进行内容审查,在线监管部门也有监管责任。

比经济崩溃更可怕的是占卜对年轻人精神层面的暗示和影响。

虽然大多数年轻人还没有达到占卜的信仰水平,但在“亚文化圈”的影响下,占卜在年轻人中迅速传播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刘宋智说道。

尽管占卜最初只是为了娱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依赖于。“世界观和价值观将被扭曲,把生命误认为星星,而不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从而放弃斗争。”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朱卓红(Zhu Zhuohong)表示,一些年轻人的焦虑和不安无处可寻,反映出社会和学校提供的心理服务供给不足。

“我们需要改善社会和心理援助机制,以提高青年人的心理自我愈合能力。与此同时,我们需要让他们认识到,通过相关互联网监管机构的宣传教育,通过占卜来扭转他们的学习和命运是不现实的。占卜并不能真正消除焦虑。扎实工作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解毒剂。”朱卓宏说道。